我也是從書法初學者過來的,知道書法入門很難。比如“漫天”的書法理論,你該怎么學?有的書法理論甚至是相悖的,書法初學者很難辨別“真偽”。
 
所以說書法入門對于初學者真的很難——“老鼠啃天,無處下嘴”。這時候,就知道有老師的好處了,“師者,傳道授業解惑也。”老師能解開你心中的迷惑,讓你快速走出“困境”,快速入門。
 
 
田蘊章示范書法
任何事只要掌握了方法,入門都不難,書法也一樣。像上面我提到的“漫天”書法理論怎么學?田蘊章老師就教給我們一個好方法:書法理論要“粗讀”,不要鉆“牛角尖”。因為古人形容筆法時,和我們的理解有偏差,我們不能去“死摳”字眼去理解,那樣會鉆“牛角尖”,反而走上歧路。正確的方法應該是,粗讀古人的書法理論。粗讀不是讓你“走馬觀花”,一目十行,而是讓你多用心去“悟”去體會,不去“死摳”字眼。
 
舉個例子,“屋漏痕”是書法筆法中的一種。學書法的沒有不知道的,可沒一個能講清楚的。如果你去“死摳”字眼,“屋漏痕”嘛,就是扭扭曲曲的樣子,以為把筆畫寫的像“屋漏痕”一樣,扭扭曲曲的。這就大錯特錯了——鉆“牛角尖”了?聪聢D錯誤的示范:
 
 
 
看上圖紅箭頭處,就是人為的模仿雨滴“扭扭曲曲”的樣子。你這樣理解“屋漏痕”這種筆法就太可笑了。我這只是給你看張圖,如果給你看他寫這一筆“屋漏痕”的視頻,你能笑暈了?梢“死摳”字眼學書法理論,是誤人子弟。
 
而如果你用田蘊章老師“粗讀”書法理論的方法去理解,效果就大不相同了。你不要去“死摳”字眼——屋漏痕是個什么樣子,你應該先想古人想表達個什么意思?為什么不用“瓢潑大雨”去形容這種筆法,偏偏用“屋漏痕”?
 
 
田蘊章書法欣賞
慢慢地你就會想到“點”上去,雨一滴一滴地落到土地上(古代沒有水泥地面),痕跡會很明顯。你如果用“瓢潑大雨”一沖,地面上不會有痕跡。那古人要表達什么意圖呢?
 
你會慢慢地體會到,古人重點要表達“痕跡”——很重的痕跡。所以“屋漏痕”其實是古人想形容下筆的“力量”,而絕不是“外形”像雨痕。你看,“粗讀”好處太大了,只有“粗讀”,你才能真正體會出古人書法理論的用意。如果你去“死摳”古人書法理論的字眼,寫這筆“屋漏痕”,古人如果能穿越到現代,能不能被你的智商笑趴下?
 
所以我說,學書法得下苦功,但方法一定要對。否則,你下的苦功只是不斷地重復錯誤而已,還不如別下。